抽风大侠

Free-falling 第五章 3x17

Free-falling

by Spinelli

电梯间: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(大结局)


第五章 3x17

 

 史上最长的一章,之后就甜度加持的章节

 

“我是Dr.Lin”Maggie向Hershel自我介绍道

 

“你就是那个Maggie?你是Maggie……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Maggie!”Hershel就像是个十一岁的小男孩,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任天堂那般兴奋

 

发生什么事了。Maggie茫然地看着对方

 

“没错我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Maggie。”Maggie点头道,对Hershel 的莫名兴奋感到有些好笑。

 

假如他知道她曾经跟他的未婚妻“打过啵”,恐怕他就不会那么兴奋了,这是肯定的。

不要再乱脑补了Maggie,赶紧回到现实。

 

她想要给Hershel做个检查什么的,但是对方十分避嫌。她只好不断地提醒自己现在除了是医生以外,还是个女人,万万不能碰触到对方。

 

“我觉得我要死了”Hershel一脸悲戚

 

Maggie想要安慰一下他,但是对方依旧沉浸在自我营造的悲伤当中。其实很多患者都会将情况往糟糕的地方去想,然而大多数情况都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

今天肯定会过得很精彩。

 

 

Maggie将Hershel的莫名兴奋放在一边,正当她思考着要不要找另外一位同事给Hershel进行进一步的诊断时。

 

她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Sydney会跟Hershel分享在医院里发生的一切。的确,她跟Sydney基本上日夜相对,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Hershel见到她时会那么兴奋。

 

应该是这个原因吧?

 

但是,十五分钟后,当Maggie终于找到有人可以帮忙的时候,事情的走向越来越奇怪了。

 

“就是,Sydney说你总是会支持她,尤其是周围的工作都是男人围着的时候”

 

我没听错吧?

 

“她有这样说?”Maggie问道,笑意在脸上慢慢扩张,心里不禁有些惊喜

 

跟自己的未婚夫说这些不会有些怪怪的吗。

 

Maggie刚刚还以为,Sydney 跟他聊到工作的时候会提及过她,但是不应该会涉及到那么具体。

 

“嗯嗯,她最喜欢你们刚刚见面那会,你以为她是……”

 

Maggie接口道:

 

“我觉得你们好像没有怎么认真约会过吧?”

 

“是没怎么,但是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。”他回应道

 

Maggie脸上挂着尬笑。

 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

“你不相信淘宝,你喜欢把黄油放在肉三明治上......“他如数家珍般地将Maggie的一切都数出来。

 

“哇,Dr.Lin,你的口味真的这么重吗?”另外一个医生闻言调侃道

 

Maggie对着另外一个医生呵呵一笑,给他一脸“这有什么好吐槽的?”表情,然后又转过头看着Hershel ,心里有些惊讶之余还带着些欣喜

 

“……你对你的病人很负责,但是对你的学习却没什么耐心……”

 

她也太了解我了。

 

“……嗯,她也应该有向你说起我吧?”Hershel反问道

 

“当然!!”Maggie本能地撒了个小谎

 

好险。

 

“她还说你,当你想要掩饰些什么的时候……鼻子会不自觉地动一下”他补充道

 

“这家伙完全可以出一本关于你的自传了,Dr.Lin”

 

看来得跟Sydney好好谈一下才行。

 

Katz 不仅是喜欢女人,而且她对Maggie的关注明显超乎了普通朋友间的相处模式

 

为了以后的相处,搞清楚一切也是必要的,不是吗?

 

为什么她会这么了解自己呢?

 

Maggie感到十分矛盾。一方面她很感动,也喜欢这种被Sydney默默关注的感觉,但是另一方面,她又感到很无助

 

她们好不容易同意以朋友身份相处,而且婚礼即将到来了,她还记得那天在蟹店她们两人在卫生间的对话,一切事情不应该都尘埃落定了吗。

 

但是现在,她的未婚夫就在她的面前,将自己所有的小癖好都数出来。

 

而且更加复杂的是,他很可能生病了。

 

还是先不要想那些事了,现在病人才是最重要,Maggie。

 

我撒谎的时候鼻子真的会动吗?

 

 

采集完Hershel的血液样本后,Maggie决定去找Sydney。

 

最后终于在服务台那里找到了Sydney,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她手中的ipad。

 

Maggie握住Syd的手臂,然后准备将她带到Hershel的病房去

 

Sydney茫然地被她带着,Maggie此时并没有多做解释,尽管她现在很想跟Sydney好好谈一下,但是她未婚夫的事情更加紧迫。

 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Maggie?”Sydney问道,虽然心中有疑问,但她并没有挣脱Maggie的牵引。

 

高个子医生闻言后停了下来,想到两人要是被别人看到,这场面肯定不妥,毕竟没有一个上司会被下属牵着走,于是她将手松开了。

 

“我有些事情跟你说。”

 

她要说什么呢?怎么这么严肃,Sydney看着Maggie想道

 

Maggie将Hershel住院的事情说了出来,他现在正进行CT扫描。

 

她努力想让对方不要那么担心,毕竟现在什么都没有定论,但是Maggie还没说多少,Sydney已经按耐不住,她想去病房找她的未婚夫。

 

Maggie其实还想聊一下其他,例如,为什么Hershel会知道那么多她的事情,但是现在明显就不是个好时间。 

 

 

“我得去陪着他”Sydney道,她想让Hershel知道她会在他身边支持他。

 

如果真的是癌症的话,Sydney得要给这一切打最坏的打算,Maggie默默地看着Sydney离开。

 

Maggie对Sydney所遭遇的一切表示同情,Sydney对待婚姻的忠诚让她十分折服。当她决定嫁给那个男人,她便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段关系当中去

 

但是如果这只是一段只有投入而没有激情,没有任何吸引力的关系,她又会怎样维持下去呢……

 

Maggie疲惫地闭上眼眸,深深地叹了口气,努力将脑海中涌现出来的第二个吻屏蔽掉。如果她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,那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呢?

 

 

“是会痛的”Sydney跟Hershel道,因为取本身就很痛,她也没想用什么“糖衣”来掩盖这个事实。

 

“我的未婚妻是个诚实的人,我挺欣赏这点的”Hershel笑道

 

Maggie也跟着展露了一个笑容,Sydney闻言却微微低头,诚实,最近她的所作所为可跟诚实一点都扯不上关系

 

活体取样结束后,Hershel请Maggie暂时离开,因为他要向Sydney坦白一件事

 

Maggie虽然离开了病房,但是也没走多远。她靠在病房外面的墙壁等待着,她努力地将注意力从病房转移到外面,不让里面两人的声音传到自己耳朵。

 

“我吃过猪肉”Hershel坦白道

 

Sydney微微地点头,尽量保持着严肃的表情,她还以为对方要坦白些什么。

 

Maggie懊恼地咬了咬唇。靠,我可以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!

 

“你吃过猪肉。”Sydney重复道。Maggie不仅能够听见里面的对话,而且还能听出Sydney那种“正经板板”的语调

 

到底是谁窥探谁啊现在?Maggie自我嫌弃默想道

 

“我去一家店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吃到了培根。”Hershel声音里带了点不安

 

与此同时,站在病房外的Maggie翻了个白眼,病房内的Sydney却笑了出来。

 

这根本没有什么好忏悔的,真是个小傻蛋……Sydney默想道

 

“然后我又再去了一次”他小声地补充道,默默地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

 

“什么?”Sydney这下就生气了。无意犯一个错误,可以理解,但是故意去犯错,那又另当别论。这是完全是无视他们的宗教信仰。

 

“……不知怎么的,那里的菜也不见得好吃,但是做坏事的感觉却异常的好”他坦白道

 

Sydney对于她未婚夫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失望,她生气地离开了病房,甚至也没有留意到Maggie就站在病房外。

 

有必要那么夸张吗?不就是一个培根。Maggie默默吐槽道。决定还是不跟上去,让Sydney自己好好冷静一下。

 

 

Maggie将活体报告结果告诉完Sydney后,她顿了顿继续说道“你对他太严苛了”

 

“他打破了我们的规矩,Maggie。”Sydney说得就好像她的未婚夫杀人放火似的

 

“我只是想说……换位思考……”Maggie隐晦道,希望Katz 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。

 

“换位思考?他打破了跟上帝之间的神圣约定”

 

“也许你将这事情夸大化了”Maggie终于将心中的话语说出来

 

“他吃猪肉了!MAGGIE!”Sydney一下子就炸开了道

 

天啊,培根是个不能碰的领域,完全明白。

 

“我只是想说……也许你在找一个,一个可以逃离一切的理由”Maggie继续道,她不想将这段对话的重心偏移

 

Sydney闻言后顿了顿,全身细胞都开启抵御模式,她冷静了一点后回应道“我可没这么说过”

 

“你不需要说出口,把真相憋在心里也不会把你怎的”Maggie柔声道。就在此时,她灵光一闪,想到了导致Hershel生病的原因。

 

她们之间的事情迟下再说。Maggie决定现在先处理好Hershel的事情。

 

 

终于搞清楚Hershel身体哪里有问题之后,Sydney坐在值班室里将自己隔绝开来,趁着这个机会去理清一下头绪

 

难道我真的是在找一个逃离的借口?

 

只是Hershel的所作所为在他们所信奉的宗教来看,的确是罪恶滔天,她有足够的理由拒绝与他结婚。

 

但是拒绝之后她还得面临两个选择:继续等待另一个想要跟她结婚的男人。或者自己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,为了工作而不去结婚,然后被她族群里的人排斥。

 

她心烦意乱极了,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公平。

 

Hershel明知故犯,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打破规条的,可是他向她求原谅。

 

而Sydney什么都没做错,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女人而已,那就注定了她要饱受宗教带给自己的磨难。

 

她哭了差不多十分钟,最后抹掉眼泪,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,走出值班室,医院走廊里的灯光此刻有点刺眼。

 

在去Hershel病房的路上,她脑海里回响着他说的那句话,说自己是个诚实的人,然后最终向自己坦白吃过猪肉。

 

她也要向他坦白这一切……但她能做得到吗?

 

 

“你说的没错,她的确很特别”Hershel看着Sydney道,尤其是经历过这一切后,他越发了解为什么他的未婚妻那么欣赏Maggie

 

Sydney思考着该怎么跟Hershel坦白一切,但是Hershel这句话打断了她的想法。

 

她是很特别。

 

Sydney看着她的订婚戒指,显得有些忐忑不安。思想经过剧烈的挣扎,她终于开口道:

 

“Hershel……我不能嫁给你。”

 

“我知道”Hershel报以一个我明白的苦笑“都怪我犯错了”

 

不是这样的,Hershel。

 

“不不,这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上帝的……”天啊,快赐予我点力量,“……我……,我喜欢女人”她竭力控制内心的恐惧将这句话说完整

 

“你喜欢女人?”Hershel茫然地看着她

 

Sydney默默地点了点头,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说些其他

 

她看到Hershel脸上慢慢地从茫然到震惊,最后脸上只留下愤怒。

 

“还有谁知道这件事?””

 

“就只有你和……Maggie”

 

“为什么Maggie会知道……慢着,Maggie她知道?……你和她?”他暗示着问道,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一样,他怎么会如此天真。

 

“Hershel…”Sydney 乞求着对方不要将Maggie扯进来,此刻她心中承受着莫大的痛苦。她不想Hershel将她视为异类。

 

“我应该怎么向我的父母解释?我怎么跟拉比说?”他的脑海里现在充满着两人结不成婚后,所有可能出现的后果。

 

“我不知道”

 

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。如果不将一切坦白出来,她会爆炸的,她已经无法承受这一切了。

 

“对不起,我只是知道,我不能再伪装我自己了”

 

“可是你还对我吃猪肉这件事发火了?……难道你都不害怕吗?”他生气地问道

 

“我怕,但是我更害怕我继续下去,我以后会过怎样的生活”她坦白道。心中的重担一直压迫着自己,现在把一切说出来后,心里感觉轻松了不少

 

“我觉得你应该离开”他冷漠道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他怎么能如此冷漠?喜欢同性又不是她可以选择的。反观他一开始以为自己犯了个错误,就那么轻易地默许两人的婚礼可以取消。

 

“我希望你离开”Hershel重复道

 

“不……我……”

 

“别说了……”他坚持道“请你离开”

 

Sydney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:她不可能得到Hershel的支持,现在她真的孤身一人了。

 

 

仅仅只是过了十分钟而已,她又回到了值班室,她拿出手机,看看她能够找谁倾诉这一切,她意识到,的确有那么一个人让她觉得不再孤单。

 

S:你在哪呢?

 

M:我现在在东梯二层,被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伯搭讪着呢。怎么了?

 

Sydney嘴角轻扬

 

S:那你可以摆脱那个老伯吗?我刚刚跟我的未婚夫出柜了。我现在在值班室,需要一个拥抱不咋的人的安慰。

 

M:立即出发。

 

悲伤的医生牵起一抹苦笑,她还有Maggie在身边。

 

 

“我觉得你真的挺有古典美的”Joe说道。一个老伯坐在轮椅上看着Maggie。Maggie心中懊悔不已,早知道就不对他笑了。

 

“谢谢你的赞美,Joe,但是我不确定你老婆会不会喜欢听到你这……”

 

她的手机这是响起了,打断了她的话语,是Sydney的短讯

 

她立即回了对方,直觉告诉她,Sydney可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

 

第二条短讯很快就传送过来

 

Maggie看到这条短讯后,全身的细胞都洋溢着快乐

 

赞!她终于出柜了!

 

她快步地往值班室的方向走去,心中升起莫名的满足感

 

你只是为 Sydney感到高兴罢了,就是这样。现在要做的就是陪在 Sydney身边,做一个好朋友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

“你去哪呢?小护士?”Joe问道,并不高兴自己被忽视

 

“我可是个医生!”Maggie回头大喊道“我的病人需要我。”她撒谎道

 

我的鼻子没准真的会动诶。Maggie边说边想道

 

 

两分钟后Maggie就出现在值班室, Sydney看着坐在她身旁的Maggie问道“Maggie我到底做了些什么?”

 

Maggie脸上带着一个骄傲的微笑,脱口道:

 

“你只是跟随内心罢了”

 

“我觉得我自己就像是自由落体”Sydney脸上带着对未来的不确认

 

“我明白那种感觉”Maggie回想起以前经历的种种,她感同身受。

 

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 Sydney声音带着点脆弱,Maggie完全了解她所经历的一切

 

“我也不知道,也许会继续自由落体吧”Maggie特意看着Sydney说道

 

她心中有很多话想跟Sydney说,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

 

“我会好起来吗?”

 

“你会好起来的。”Maggie将手轻轻地搭在Sydney手上,用她最温柔的方式来安稳着对方。

 

“你鼻子刚刚动了”Sydney说道

 

天啊,你怎么这么可爱。Maggie笑着想道。

 

Sydney沮丧地低下了头,在她最糟糕的时候,Maggie一直陪在自己身边。黑发医生将手轻轻地放到Sydney的背部,慢慢地抚揉着,然后温柔地抱着Sydney。 

 

鉴于现在两人都窝坐在窄小的床铺上,这种感觉可说不上舒服。但是Sydney所需要的就是一个拥抱,直到其他医生进来休息室打盹前,她们一直拥抱着。


评论(5)
热度(13)
Primero comemos, entonces lo demás.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