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风大侠

多多指教II 第二章

第二章

前情提要:Shaw加入地铁小分队,第一次单独出任务时意外重遇Root,两人在机器的安排下组队,前去调查号码的过程中无意中惹到了兄弟会的人,遭到了大捕杀,Root开启了上帝模式,然而这一切都是暗中进行,Finch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。最后由Shaw保管从号码那里所得的那块石头,而石头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……

 电梯:1


Shaw看着那亮着蓝光的透明石头,那幽幽的蓝光让她不由地想要去碰触它,她觉得它好像在呼唤着自己。

 

没有害怕也没有惊讶,Shaw感觉她跟这块石头以前见过一样,或者说这种感觉十分熟悉,她伸出手将悬浮在半空的透明蓝石轻轻地碰了下,一股冰凉的感觉涌进脑海,就好像大热天被一桶桶冰凉的水从头淋下来一般舒服。

 

‘你好’

 

Shaw皱了皱眉,那块石头又开始‘说话’了,但是自己却听不到任何声音,怎么说就像是那些神鬼电影所说的那般,有时候人会感应到某些东西,那应该叫心电感应吧

 

‘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’Shaw心里想着

 

‘我并不是什么鬼东西,我可是一个能量石’

 

‘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’Shaw眯了眯眼,仔细地打量着它,幽幽的蓝光像似按照一定频率似得在发光

 

‘脑电波,每个人在思考的时候,周围都会形成一个微弱的电场,我是通过捕捉脑电波,然后通过转录翻译而知道你在想什么的’

 

Shaw留意到当石头在“说话”的时候那蓝色的光芒也会随之变化,就像蓝光就是石头的交互界面一样

 

‘最重要的是你的频率低,翻译起来没那么困难’

 

‘闭嘴!’Shaw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

 

‘Shaw,我需要你的帮助’

 

‘什么帮助?’

 

‘我需要你将我从一个地方救出来’

 

‘等等等……你还有另外一个,你?’Shaw要被眼前的石头给弄晕了

 

‘说来话长’

 

‘我有的是时间’Shaw双手交叠在脑后,等待着它的“说来话长”,反正长夜漫漫,自己已经没有睡意

 

它沉默了一会,就在Shaw在等待中打第四个哈欠的时候,它终于开口了

 

‘我是一名探索者,用你们这里的话说,我相当于一名宇航员,在很久以前我接到命令要来地星进行探索,……’

 

它将Shaw重新带回到第一次来地星的情景

 

看着身上穿着的衣服,它突然很庆幸在母星没有这种烦恼,它们没有形体,不仅如此,它们还没有性别之分,所以不需要拘束于衣着,也不存在繁衍生息这类繁琐的事情

 

这次作为第一批来地星的使者,它最主要的任务便是考察地形上的生物

 

为了方便考察,它借用了一个人的身体,同时第一次拥有了一个名字,一个地星人的名字

 

Judas!

 

今天晚上他就要去参加最后一餐,那是由他的老师举行的宴会,师徒十二人一起享用的最后一餐,然后明天就进行天父计划 

 

它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追随着那个满是谎言的老师,即便它在Judas的身上也能强烈感受到那种对老师的强烈情感

 

‘等一下,那个满是谎言的老师该不会是Jesus吧’Shaw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道

 

‘没错’

 

‘你在开玩笑吗?!’半夜醒来见到一块石头悬浮于半空都已经都邪乎了,现在所听到的比邪乎还要邪乎

 

‘有人来了’

 

‘什么?’Shaw被它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微微地皱了皱眉

 

石头并没有说话,幽幽的蓝光隐藏在黑夜,缓缓地从半空中回落到Shaw的胸前,Shaw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着黑夜里的一切,果然如它所说的一样,有人进来了

 

对于曾在特别行动组待过的Shaw来说,入侵者者的一系列行为实在是蹩脚

 

Shaw拿起枕头底下的手枪,不发声息地靠在房间门后,果然不消半会房门被人打开,看着地上斜长的黑影

 

Shaw当下将入侵者推倒在床上,趁着入侵者未来得及翻身,Shaw就将入侵者双手反扣在背,用膝盖紧紧地压着,右手则将手枪顶住入侵者的脊椎尾部

 

“Sameen~”入侵者那娇喘地颤音从被窝中传出

 

“Shit”听到那把难以忘怀的声音后Shaw忍不住咒骂起来

 

“你最好有个特别好的理由,不然我就干掉你”抵住脊椎尾部的那把手枪稍稍用力,Root却感到一种战栗感从脊椎一直传到神经中枢,大脑皮层一阵发麻

 

“哈~你知道吗,我其实蛮享受这类事情的~”Root觉得自己全身都因为这种战栗而感到发软,那种类似于电击过后全身酸软的感觉

 

“我这里可不是精神病院”

 

Root可以说是自己见过最难以捉摸的女人,Shaw对于身下女人的反应感到有些好气,好似她知道自己并不会做出些什么实际行动一样,也许即便行动了,她还会很高兴一样,她可不想随她的愿

 

“但是我总得吃药啊~”Root费力地转过头来看着Shaw

 

“那你找我干什么”Shaw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松开身下的女人,转身将手枪放到装满‘玩具’的衣柜里

 

Root揉了揉被Shaw扭得生痛的手腕,款款地靠近Shaw的身后,用着她那独有的软甜声线在Shaw的耳边道“因为,你就是我的药”

 

“疯子”啪!Shaw像宣泄不满一样大力地将衣柜门合上,转身将快要贴近自己的女人拉开一个安全距离

 

“我想你不需要这个”看到Shaw拿起通讯器塞到自己耳朵的时候,Root又将那通讯器从Shaw的耳朵中取出

 

Shaw双手抱胸,等待着女人的下一句“你需要这个”Root手上拿着一双太阳眼镜

 

太阳眼镜?!

 

“来吧,你会知道的”Root意味深长地对着Shaw笑了笑

 

Shaw尽管不愿意承认,但是Root的确勾起了自己的兴趣,两人趁着夜色,一路开车来到了一个地方,看样子应该是小型机场。

 

“我们怎么进去?”Shaw看了看前面那上了锁的铁闸门

 

“传统办法”Root那发亮的眼眸贪婪地看着Shaw那好看的侧脸

 

“传统办法?”Shaw转过了头,确认身旁的女人的确不是在胡言乱语

 

Root用手势做了个撞门的姿势,修长的手指在Shaw的面前挥动着,令她产生了一种想要捉住并且狠狠咬上一口的冲动

 

告诉你的?”Shaw抿了抿唇,努力将注意力从那该死的手指上移走

 

只告诉我要来找你”Root舔了舔嘴唇,唇瓣显得水嫩而诱人

 

Shaw该死的发现自己的注意力是移开了,但是很快又转移到Root那看上去好好吃一样的嘴唇上

 

“算了,反正也不差这一回”Shaw将油门踩尽,车子立马像一支箭一样冲过去铁闸

 

铁闸瞬间被撞飞到半空,旋转了几下后落在了扬尘而去的跑车身后

 

“我们到了”Root拉开车门朝着停机坪上的那一架直升飞机走去

 

“你肯定是在开玩笑吧”Shaw抬头看着控制室外的那一个监视器,那监视器的红点一闪一闪的,好像真的对Shaw所说的话做出反应

 

与此同时Root已经打开机舱门,坐了进去,Shaw轻叹了口气也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

原本漆黑的夜晚很快就在两人的折腾下慢慢放亮,特别是在空旷的郊野,太阳的光芒总是毫无遮掩,Shaw慢慢地拉起操纵支架,整部直升机开始慢慢上升

 

之前在空军服役的时候Shaw经常开直升机,但是回来之后就鲜少有这样的机会,准确来说,应该是一次都没有

 

“Sameen~”

 

“又怎么了?”Shaw没好气地应了声,待到飞机平稳在航线上,便转过头看看隔壁的女人在搞什么

 

“安全第一”Root温柔地将那一双墨镜替Shaw带上,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透过墨镜看到Shaw的灵魂深处一样

 

“啧”Shaw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,幸好墨镜够大,不然Root就可以看到Shaw脸颊泛着微微的羞红

 

现在太阳初升,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两人的身上,Root眯着眼睛享受着初阳的温暖

 

“诶,我们要去哪里”

 

“印第安纳州”

 

“怎么了,那里的玉米有危险吗”正在享受着阳光与天空的Shaw难得开了句玩笑

 

“也许吧,还没告诉我”Root打了个哈欠,坐在Shaw的身边实在是太舒适了,舒适地让人昏昏欲睡,特别是对于已经连续几晚没睡好的人来说

 

Root不知觉地将头慢慢地靠在Shaw的肩膀上,疲惫的双眼已经合上,均匀的呼吸提示着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睡眠当中

 

“真是的”Shaw扫了眼靠在肩膀上的Root,那细长的眼睫毛和微微翘起的鼻尖,还有阳光下额头上那细小的毛发,让Root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柔和和甜美

 

两人花了一段不长的时间从纽约到印第安纳州,当然这一段不长的时间还包括着,Shaw等待着Root从睡梦中醒来的这一大部分时间

 

感受到旁边的人已经开始醒来了,Shaw也转动了一下有些坚硬的脖子

 

“Sameen~”Root带着些睡意的腔调低声叫着Shaw的名字

 

“你还真够放心的”Shaw白了她一眼,像是嫌弃Root一样,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,尽管并没有什么在上面

 

“谢谢你”Root刚睡醒的棕眸一瞬不瞬的看着Shaw的眼睛,给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,那一口整齐的白牙显得十分可爱

 

Shaw别开眼眸,她可不习惯处理这种情况,尤其是疯子不再是疯子的时候

 

看着“落荒而逃”的Shaw,Root脸上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,即便是用电击器电晕了一个打算载她们进城的人也一样脸带微笑

 

“为什么”Shaw将那个被Root放倒的男人搬到一旁处,未免放在路中间被过往的车辆压成肉饼

 

让我们低调行事,谁让这种城市人口这么少”Root以为Shaw问自己为什么要电晕这个好心的男人

 

“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够睡?”两人坐到抢来的车子上后,Shaw在车子发动前说了句

 

“Sameen~你是在关心我吗?”Root听后嘴角的弧度更加上扬

 

“我只是担心你会连累任务”Shaw手握住方向盘,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,但是紧抿着的唇瓣似乎透露出内心的真实想法

 

“真是羡慕那些该死的玉米”Root的手轻轻地覆在Shaw的大腿上,不安份的手指在大腿上制造着磨人的骚动

 

“真想掰断你那些该死的手指”Shaw将Root的手从自己的腿上拍下来

 

“我以为你会想念我那些该死的手指”Root不以为然撇了撇嘴,不过也没有继续着作死,而是打开车上的收音机

 

里面正播报着天气预报,还有就是一些广告,

 

嘶嘶~~收音机突然像受到干扰一样,频率不断地在跳动着,还发出一些刺耳的声音,正待Shaw忍无可忍想要关掉的时候Root却一把捉住她的手

 

“等一下”Root摇了摇头示意着Shaw先不要关掉

 

“schedule,type,option,process”嘶嘶作响的收音机突然又变回正常了,不过这次发出的声音则并不是那么悦耳了

 

机器特有的男女混合机械声音从收音机那里冒出来了,很显然黑进入了这台车子

 

S

T

O

P

 

“她让我们停在这里”两人相视了一眼,Shaw将车子泊到一处

 

Shaw看了看周围,一片荒凉,人烟罕至,而Root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把小刀将车上的打火线给切断

 

“嘿,你干什么呢?”

 

“她让我这样做的”Root耸了耸肩

 

“我们停在这里肯定是有理由的”相对于Shaw的白眼,Root则一脸悠闲地把玩着头发

 

果然不出Root所料,两人在车子坐了没多久就有一辆车驶到她们身边

 

“嘿,抛锚了?”大货车上的男人看着Root跟Shaw两人

 

“嗯嗯”Root水亮的美眸眨巴眨巴地看着男人,一幅我见犹怜的样子

 

“如果要等吊车的话恐怕也要等到明天了”

 

男人摊了摊手,自己的小镇本身就是以农业为主,像面前两位贵客很少见,所以他也发挥了印第安纳州人的热情好客,当然如果对面是两个黑人的话他才没那么有空了

 

Root转过头对着Shaw眨了眨眼,总是会有安排的

 

对于Root的满目崇拜,Shaw说不出一种感觉,毕竟人类是人类,机器是机器,即便她再厉害也不可能变成人类

 

虽然不情愿,Shaw还是跟着Root一起上了那个男人的车子

 

车子疾驰在高速公路上,由于驾驶座已经坐满人了,所以她们只好坐在货车后面,被一堆玉米围绕着

 

“如果她让我们拯救玉米的话,很明显我们已经来迟了”Shaw拿起其中一根玉米,把玩着它的须

 

“那么很明显我们还有别的任务”坐在对面的Root心情依然好得出奇,嘴角的笑意依然刺得有点让人亮不开眼,Shaw不禁有些怀疑Root的脸会不会酸

 

车子一路颠簸着,终于在经过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停在了一个农庄里

 

车子一停Shaw就迫不及待地从车上跳了下来,她可是一刻都不想再呆在上面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块石头隐隐在发热,她需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

 

Root终于在农庄后面的谷堆那里找到了Shaw

 

“嘿,怎么了?”

 

“这个”Shaw举起那颗透明的珠子

 

“有什么特别吗”Root把珠子接了过来,但是仔细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,除了有点温度外

 

“它可以说话”

 

“等一下,这是玩笑还是?”Root微微地眯起眼看着Shaw

 

“不相信就算了,拿过来”Shaw一把将珠子抢了过来

 

“嘿”正当Root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农场主朝着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过去

 

Shaw复又将石头放了回去,她的猜测没错,她每靠近一步农场主的家里,石头就会加热一分,直到她跟Root来到了农场主的家里时,石头的高温让Shaw不觉地有点烫

 

农场主拿出自制的蜜糖红叶茶招呼两人

 

“你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,我已经通知兄弟们去帮你们把车子给拿去修了,明天应该没有问题”农场主热情地拍了拍Shaw的肩膀,Shaw呵呵地笑了一脸

 

“爸爸”一个小男孩从门口冲进了了农场主的怀抱里,甜腻地蹭着父亲的大胡子

 

“哈哈,这是我的儿子Ben”农场主大笑地向两人介绍着怀中大约五岁左右的男孩

 

“我仍然弄不明白为什么让我们到这里”Shaw细声地在Root耳边耳语着,而家里现在就剩下她们两个还有农场主的孩子

 

“你喜欢小孩吗?”Root看着Shaw怀里的孩子,很显然那个孩子很喜欢Shaw

 

“说什么呢”Shaw有些不自然地将视线转到别处

 

“他好像蛮喜欢你的”Root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

 

“我能怎么做,总不能将他甩开吧”Shaw噘嘴抱怨道,那个小男孩像一条树熊一样紧紧地抱住自己

 

还好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,男孩很快就被电视吸引过去,两人才得以有机会在屋子里打量着,但是这一切实在是太普通了,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

 

回到客厅的Shaw看到小孩正在看着卡通片,果然还是小屁孩一个,除了吃就是看,但是看着屏幕里面的画面Shaw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寻常

 

“Root”她将Root叫了过来

 

“怎么了?”手里正拿着儿童手铐把玩的Root一脸兴趣盎然

 

“你看”Shaw示意她看着前面

 

怎么会?两人的脑海里都闪出了这个词

 

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正在看着一档卡通片,这档卡通片并无特别,假如他来自芬兰的话,这种情况她们肯定不会吃惊。

 

但是眼前这个男孩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,据他父亲说,Ben一出生就在印第安纳州,连州都没出过的孩子怎么会听得懂芬兰语

 

而且很明显的是他精通这种语言,看着男孩看的津津有味,Shaw不禁隐约猜到机器的意图,胸前的那块石头更是因为男孩抱着自己的时候热得可以

 

“你肯定知道些什么”Shaw将项链脱下,对着那块珠子道

 

“Shaw?”看着Shaw对着石头说话,Root不禁有些担心地叫唤道

 

“1”

 

Shaw开始倒数着

 

“2”

 

“3”在Shaw的手指脱离那瞬间石头终于有了反应,闪着蓝色的幽光如同夜晚那样

 

“天呐”Root惊讶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

 

“我早就说过了”

 

“但是怎么会?”Root试图想要辨认出这个石头的构成

 

“那就要问它了”

 

但是蓝光并没有持续太久,因为农场主回来了,那石头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吧,所以两人一直等到晚上

 

晚饭过后,两人就像小时候拿到了第一块荧光手表一样,就迫不及待地钻进在农场主安排了一间房间里

 

“好了,你可以出来了”

 

石头果然又慢慢地升了起来,蓝色的光在幽黑的房间显得特别明显,明明是炎热的夏天,但是房间就是透着一股清凉,这并不是空调的功能, 因为这里根本没有空调,Shaw揣测这应该跟它脱不了干系

 

‘嗨’石头开口道

 

“听到了吗?”Shaw转过头看着Root,急着想要从她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

 

“嗨”Root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发光体,那把声音的确出现在自己脑海中,虽然十分微弱,但是她还是能够隐约听到

 

‘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有很多疑问,但是现在你们必须做一件事’

 

‘什么事情?’

 

‘Shirley派你们来是帮助我回收另外一块能量石的’

 

‘谁是Shirley?’Shaw跟Root不约而同地提出心中的问题

 

‘你们十点钟方向’

 

两人将头转向十点钟方向,什么都没看见,就只看见一个闪着红光的监视器在看着她们,那一闪一闪的红光看得Shaw一阵发毛,相反Root则将兴奋之情溢于脸上,以至于脸颊都红扑扑的

 

‘我就知道’Root对着监视器笑了笑

 

‘Shit’Shaw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这间房间里面最正常的一个人,尽管她是个二轴

 

‘可以开始了吗’石头显得有些焦急

 

‘不,除非你把所有事情说出来’Shaw一口回绝道

 

‘你会知道的,等你完成这件事之后’

 

‘我说了,不,行’Shaw才不会被这个连人类身体都没有的石头糊弄

 

“救命啊,救命啊”楼下忽然传来了农场主的呼叫声,Shaw跟Root对视一眼之后立马跑了下去

 

一下楼梯就看到农场主抱着自己的孩子,Ben不断口吐白沫,全身还在不停抽搐着,Shaw示意农场主将孩子放下来

 

“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”农场主焦急地看着孩子

 

Shaw翻了翻小孩的眼睛,发现他对光的反应开始有点延迟,她扯开小孩的衣服,俯身倾听小孩的心率

 

‘海姆立克急救法’石头这个时候在Shaw的脑中冒了一句

 

事情紧迫,Shaw也不做多想,从背后抱住孩子,双臂环其腹部不断向上往里压,经过几个循环之后男孩口里终于吐出了一堆呕吐物

 

男孩最后还是被农场主连夜送去医院,

 

“真是太感谢你们了”农场主紧紧地握住Shaw的手,眼眶里满是泪水

 

“他醒来的时候需要你”Shaw拍了拍他的肩膀,显然她并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

 

等农场主离开后,两人又重新回到了屋子,这个时候Root已经从那堆呕吐物里面找到了石头所说的另一个能量石

 

‘你别想我带着它’Shaw看着另一颗石子皱了皱鼻子

 

‘有什么用吗’Root带着手套端详着手中的另一颗透明石头

 

‘你把我拿出来吧’石头让Shaw将自己拿出

 

两人手中各有一块石头,各自的石头像是产生感应一样,一颗发着蓝光,一颗发着黄光,两颗珠子中间慢慢地构成了一条像微型闪电一样的电桥

 

时间也没过多久,那颗黄色的珠子突然好似失去魔力一样从空中掉了下来,瞬间碎成粉末

 

而发光的蓝色珠子重新又回到Shaw的手上

 

‘任务完成’

 

两人连夜顺了农场主的大货车开回直升机那里,然后趁着肾上腺素还没下去,她们就开着直升飞机,一直飞到哥本哈根,最后停在市里的某幢大厦楼顶的停机坪上

 

两人平躺在楼顶上,享受着夜风的吹拂,抬眼满天都是星星

 

“我想我们需要一间房间”

 

Shaw转过头看着Root,夜空下的Root显得像一个小精灵,那种好像只要抖一下身体,背后就会展出一双透明的翅膀的那种精灵

“一间大房间”

 

“最好是面朝大海”Root笑着道

 

“然后干上三天三夜”Shaw想了想,加多了一句

 

两人在相视中忍不住地笑了起来

 

“Et værelse(一间房间)”Root对着前台小姐笑着道

 

“Vi står tilbage med Honeymoon Suite(我们只剩下蜜月套房)”

 

“Hun er min kæreste(她是我的女友)”Root对着前台小姐眨了眨眼

 

前台小姐一脸了然地笑着看着两人,Shaw勉强地对着前台小姐笑了笑

 

Root眼眸笑意浓浓地看着Shaw,幸好她不懂丹麦语,不然她肯定要炸毛了

 

“Kom nu, kæreste(来吧,亲爱的)”Root摇着手中的钥匙

 

跟预想的一样,彼此间的性爱可谓淋漓畅快,Root有一下没一下地在Shaw的乳房上打圈,Shaw体内的情欲又被身旁的小妖精挑起

 

这个时候胸前的石头又开始发光了

 

“真会找时间”Shaw没好气地瞪了石头一眼

 

‘我以为你们想要了解事情经过’石头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自己已经两天没有出来过了,难道她们一点都不好奇?

 

‘当然想知道’Root享受完性福之后,强大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开始在她身上肆虐

 

‘那我应该从哪里开始呢?’

 

‘就从你第一位老师开始吧,我敢保证你们一定会聊的很开心’Shaw拿起服务员送过来的晚餐吃了起来

 

石头开始娓娓道来

 

‘我在地星的第一位老师,他为了个人利益,勾结一些人,让他们吹嘘自己是神的儿子,从而让人民归顺于他’

 

‘我发现之后便打算联合正义之人将他惩罚,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些正义之人里面竟然有人与他相勾结’

 

‘他们污蔑我为了三十个银币而出卖老师,但是我根本没有向他们索取过任何东西,所有人都被谎言所蒙骗了’

 

‘最后我被人捉住了,他们将我吊死在树上,但是布置成我是自杀的样子,脚下还摆着我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三十个银币’

 

‘当然我并没有死,死的是我的寄生体,可怜的Judas,等我形体离开后我才发现原来那名所谓的圣人根本就设计好这一切’

 

‘死而复生的他追随者越来越多,而死而复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把戏’,Root跟Shaw听得是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

 

如果照它的说法,圣经上所叙述的故事很大程度都是错的,

 

“听到了吧,它跟你一样疯狂”Shaw将一个苹果派递给Root,Root摇了摇头,她现在正处于兴奋状态,丝毫不感到饿意

 

‘你肯定很孤单吧’Root看着发光的蓝石

 

蓝石沉默了半响,蓝色的幽光像水波一般在石头周围流动着

 

‘在没有听得懂你们地星人的语言之前,我觉得我是孤单的,但是在我听懂了以后,我才发现什么是真正的孤单’

 

‘为什么这样说?’Root坐得更靠近了些

 

‘试想一下如果你有机会回到过去或者穿越到未来,你会选择哪一样呢?’

 

‘我,大概两样都不会选’

 

‘为什么?’

 

‘回到过去我会因为知道太多而感到痛苦,穿越到未来我会因为知道太少而感到无所适从,加上当下还有我在乎的人’Root看了看专心在吃着牛排的Shaw道

 

‘其实你已经知道了答案’

 

‘我想要改变人类,但是每一件事情都有其发展的规律,而我又不得不深陷在这里,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,明知到会引火烧身但是却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’

 

这次轮到Root沉默了,

 

‘为什么你没有同伴,这样你们就可以亲亲嘴,打打炮什么的?’Shaw抹了抹嘴转了过来,刚刚听她们讨论之后,她的心情也没由来地变得沉重起来

 

“Sameen!”Root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

 

‘你刚刚说你刚来的时候是听不懂我们这里的语言的,后来你是怎么学会的?’毕竟地球上的语言实在是太多了,Root十分好奇这个石头里是不是装着些什么程序

 

石头听到Root的问题后蓝色的光芒显得有点飘渺,如果它是人类的话,估计就是在开怀大笑了‘我不用学,我有它’

 

Root和Shaw两人脑海里突然呈现出一幅图,这幅图就是前天两人刚从男孩肚子里找出来的那颗珠子

 

‘每一个能量石都有其特殊的功能,这颗就可以让我听懂全世界的语言’

 

‘那你为什么不带走它?’Root想起那颗珠子已经变成粉末心中不免有些疑惑

 

‘因为我已经吸收完它的能量,相当于我拥有了这个能力了’

 

‘所以你们之前就像是传送文件一样对吧’Shaw不由地想起两颗珠子之间的那条微型电桥

 

‘你可以这么理解’

 

‘那佩戴你的人也会拥有这个能力吗?’Root歪着头提出了个问题

 

‘这个是自然的,我们与佩戴者是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’

 

“Sameen~”Root忽而转过头看着红了一脸的Shaw

 

“干嘛”

 

“Sameen~”Root玉臂慢慢地缠上Shaw的肩膀,软玉温香的玉体慢慢地贴近Shaw的后背

 

“之前在前台的那些话你都听得懂,对不对”Root伸出温热的舌头舔了舔Shaw的耳朵

 

“For God Sake”Shaw没好气地翻了白眼,一把转过身堵住那软软嘴唇,堵住那羞于启齿的欣喜

 

回来纽约之后Shaw对于此次地无缘无故“失踪”没有多做解释,而Finch也足够了解Shaw,她就像是一匹独狼一样,喜欢自由随心,所以他也尊重她那时不时的“放假”

 

日子还在继续着,一切都没有改变,

 

嗯,也许有一点吧,那就是Shaw的公寓里多了一个人

 

“回来得刚刚好”Root放下手中的书本,黑框眼镜架在翘翘的鼻尖上,看上去十分知性的她显得有点俏皮的韵味

 

“不要告诉我你煮饭了”Shaw可对Root的厨艺敬谢不敏

 

“外卖刚送过来啦~”Root不满地扁了扁嘴巴,将眼镜脱了下来放到一边

 

“又是中国菜”

 

“怎么了你不喜欢?”Root打开红色的盒子,熟练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

 

“我讨厌这些筷子”

 

“这就是为什么我技术比你好了”

 

“什么?!”

 

“看,熟能生巧”Root举起筷子反复坐着夹食的动作

 

“也不知道谁上次在床上哭爹找娘”Shaw啧了一声,拉开冰箱替自己开了支啤酒

 

“我可是Alpha”Root愤愤地将陈皮鸡夹到嘴里,细声嘟哝着

 

“有什么收获吗?”Shaw扫了眼Root看的书,另一个版本的《圣经》

 

“我比较喜欢它说的那个版本”Root拿起一旁的圣经,这是她看得第47本《圣经》了,全球还有不知道多少个版本

 

Shaw笑了笑,将冰镇的啤酒重新倒了一口进嘴里


评论(4)
热度(65)
  1. JFM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孩儿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tianshengqs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
Primero comemos, entonces lo demás.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