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风大侠

背德快感 第四十章 (完结)

第四十章

 

Root将Shaw紧紧地抱在怀里,整个人都颤抖不已,Shaw抱着Root的手能感受到女人瘦了,瘦得自己心都痛

 

“这边来”Root抹了抹眼角,拉着Shaw的手往门外走去,刚一出门枪声就四起,Root抛给了Shaw一把手枪,两人猫着腰一路前行

 

那日意外见到Daniel后,Root从他那里得知医院会不定时地送一些货物到某些地方,Root利用职务之便,发现所谓的“货物”就是从犯人身上摘下的器官,而Daniel虽然隐隐有察觉,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胆量反抗

 

这些“货物”会流向黑市,然后通过黑市流向最后一个通道,那就是军队,军队为了掩盖这个行为已经买通了各个环节的话事人,即便有人发现这个勾当,也不会被揭露,这种黑白勾结的事情也不是新鲜事了

 

只是这些事情简直就是灭绝人性,为了一个人的生命得到延续,就要牺牲另一个人,这个根本不人道,甚至不能说得上是爱国,那些人打着爱国的旗帜作出这样的事情,日后谁能知道他们还会以爱国的名义做出些什么事情

 

Root知道了这一切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Fusco,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肯定知道内幕,果然找到他后,他向自己坦白是为了儿子才参与到这个勾当当中,儿子需要一个新的心脏,而德西玛可以提供

 

“为什么你愿意把这一切告诉我”Root将枪口对准着他,她原以为要经历一些折磨,或者见见血什么的,但是男人却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自己

 

“我儿子……”Fusco轻叹一声

 

“他在接受移植的前一晚,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”想到儿子离开的那一晚,Fusco这个大男人也难免红了眼睛

 

“他希望我做个好人,我辜负了他,我想弥补这一切”

 

Root在那一刻选择相信这个男人,Fusco要求加入拯救Shaw的队伍当中,但是时间并没有让他们两个多计划

 

Root已经知道了Shaw对于Greer来说就是一个救命的药方,要是迟一天去营救,她怕Shaw已经被人送上手术台了

 

于是两人匆忙间制定了计划,闯进了德西玛的总部,幸好Shaw的器械库装备够多,两人倒也不担心火力问题

 

“嘿,这里走”Fusco见Root带着Shaw出来后,连忙挥手让他们往另一个人少的通道去

 

被Shaw击晕的Greer慢慢醒来了,发现骤变的这一切,他眼睛染上了一抹疯狂的红色,他甩了甩头,赶紧去看Max有没有被流弹误伤,发现Max安然无恙后才放下心来

 

原本闭着双眼的Max眼皮动了动,Greer握住了他的手,Max艰难地睁开了眼眸,手指轻轻碰触着Greer的掌心,苍白的嘴唇微微动了下,像似要说些什么东西,Greer连忙低下头

 

“我,想,要,死”Max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,声音微乎其微,但是传入Greer的耳朵里却如雷轰顶

 

“不不,爸爸会救你的,你不会死的”Greer含着泪紧紧地将儿子的手放在脸颊边,“不要放弃,很快你就会好起来的”

 

Max难过地摇了摇头,气息已经很微弱了他,父亲为他做得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,只是这一切到底是错的

 

他不想自己变成一个吸血鬼,每个生灵都是着独立的灵魂,即便是克隆人也好,还是动物也罢,他们也没有权利去剥夺他们的生命

 

“Max!坚持住”Max的气息越来越弱,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对死亡的恐惧,而像是期待已久一般

 

那双明亮的眼眸终究是涣散了,Max离开时眼里还带着笑意,那是有多渴望离开这个世界,Greer悲痛欲绝地抱着儿子痛哭,最后在Max的额头上落下最后一吻

 

Max死了,自己也没有了生存的意义,他踉踉跄跄走到了自己的实验室,打开保险柜,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遥控器

 

他已经在德西玛总部安放了炸弹,也许是因为自己早已料到有这么一天,他没有犹豫,他拿着遥控器,手里拿起桌面上那一家三口的幸福照片

 

另一厢,三人被德西玛的人追到了天台,那些人都是死士,像是不要命的一般,对着他们穷追不舍,尤其是带头的金发变态女人,一路领着手下对着他们射杀

 

Fusco将天台的门给关上,应该能挡上一段时间,就在这时,一台直升机飞了过来,Shaw疑惑地看着Root,

 

Root则对着淡定地笑了笑,毕竟要凭她跟那个胖墩来救人,胜数还是有点微弱,不过再加一个Cole,胜面就大了很多

 

直升机缓缓而下,Fusco上去后便将Shaw也一并拉了上去,时间无多,天台的门已经摇摇欲坠,Fusco伸出手,想要将Root拉上去,金发女人却踢开了天台门,将枪口对准了Root

 

No!

 

一声枪响,伴随着Shaw的大喊,Root被女人击中了,原本要搭上Fusco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,鲜血溅红了Shaw的眼睛

 

Root在闭眼前所看到的就是Shaw那撕心裂肺的表情,原来她在她心目中是那么重要的,随后就陷入了一片漆黑和冰冷之中

 

三个月后

 

青草莹莹,清晨的露珠还挂在小草尖上,Shaw踩了踩脚下的泥土,看着眼前的墓碑,眼里的多了几分柔和,她将一束桔梗放在了墓前,抿了抿唇想要说些什么,但终究没说出口,踏着清晨的薄雾离开了墓地

 

清晨的纽约难得的宁静,一家小店挂上了营业的牌子,只是街上人很少,要等到中午时分才会忙碌起来,叮咚一声,小店的门被推开

 

“请问需要些什么?”老板娘倚着柜台问道,柔柔的声音十分好听,漂亮的眸子注视着店里的顾客

 

“甜的”

 

“那我推荐蔓越莓饼干”老板娘夹了几块到盘子里,顾客却绕过了柜台,走到了老板娘跟前,眼睛压根就没离开过老板娘

 

“这个不够甜”顾客尝了一口,微微地摇了摇头

 

“哦,那什么才够甜”老板娘眉目含笑地看着顾客,修长的手指在柜台上画着圈圈

 

顾客搂过了老板娘的腰肢,温柔地吻上了老板娘的唇瓣,细细地用唇舌品味着老板娘的甜美,而后在老板娘的耳边轻轻道“你是最甜的,怎么吃也吃不够”,顿时惹得老板娘燥热不已

 

原本习惯一早来小店买早餐的人们,意外的发现小店今天居然没有营业,有不死心的小朋友还贴着耳朵听听里头有没有人

 

“麻麻,里面好像有人在打架”一个小家伙拉起母亲的手,指着小店若尤其是的说道

 

“打架?”

 

“嗯嗯,乒乒乓乓地响,就像是盘子被摔到了地上”另一个小朋友也说道

 

“好像还有人被打哭了,不停地在说不要不要”又一个小孩子补充道

 

几名家长也好奇地贴着耳朵偷听着,没过多久,他们都匆匆忙忙地带着小孩离开了那里,只是脸上带着异样的燥红

 

————

终于码完了,感谢各位小天使一路以来的支持

评论(28)
热度(93)
Primero comemos, entonces lo demás.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