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风大侠

坏律师 第六章

“Sorry Nat,昨天我……”Shaw对着眼前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道,女人看上去大约三十五岁左右,身材很丰满,肌肤也很紧致,看得出是一个经常锻炼身体的人

 

“没事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”Nat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,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工作,察颜观色她就最擅长的,Shaw的欲言又止显然是有难言之隐,毕竟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

 

同事了一个月,也很难得自己能够在这里认识到她这么一个朋友,她没问Shaw为什么来这里,但是从Shaw的言行她大概可以推断出对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,不像自己,年纪轻轻就辍学,折腾了那么些年还是那幅鬼样子,而且还带着个拖油瓶

 

“谢谢”Shaw感激地对着Nat笑道,昨天晚上自己没等Root就离开了,她没有去酒吧,而是径直回到了家里,她实在是太累了,而且跟Root之间的不愉快直接让她整个人都陷入失落之中

 

饱睡了一整晚后,第二天自己一如往常地回律师所,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,Root竟然没在公司里,确切来讲,一直到下班那一刻,Root都没出现过,同事问自己Root去哪了,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

 

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不愉快?!Shaw直到现在都十分郁闷,以至于她从公司过来酒吧的这一路里竟然坐过了站,上错了车,看着手机里的号码,她不知道该不该打过去,打过去后又该说些什么

 

“这个给你,把它涂在那些受伤的部位”Nat拿了一瓶药酒递给了Shaw,这是她在唐人街那里买到的,以前自己刚学钢管舞时,身上总会受伤,大大小小的淤青就是被这支药酒给拯救,这一个月来Shaw跟着自己学习钢管舞,总算也有些成就了

 

经理让她单独试着跳一段,没想到Shaw的舞台效应那么好,但是跳钢管舞看上去是性感的玩意,但是实际上却是个体力活,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扭伤,Shaw虽然不说,但是她也看在眼里

 

“…谢谢”Shaw的声音有些哽咽,她接过药酒,心里头涌上一股暖流,特别是在离乡别井,举目无亲,又被人伤透了心的这个时期,人就变得有些多愁善感,情绪也极易受到波动

 

“要给钱的”Nat末了加了句,Shaw重重地点了点头,她的确不愿意平白无故受人恩惠,加上Nat还有个十五岁的孩子要养,那就更加不能让她破费

 

简单的吃过晚饭后,Shaw换上了性感的裙子,脸上也化了一个妖艳的妆容,看上去十分火热,酒吧里的人也越来越多,特别是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,几乎是人挤人

 

Root淡然地坐在椅子上,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,间或也会有人上前搭讪她,不过都被她一概拒绝,这次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欢乐时光

 

昨天晚上Hooper的那句话威力着实大,她看对方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当时的自己整个人都蒙了,Shaw竟然跑去当舞娘了?!

 

但是自己随即便被这个想法逗笑了,Shaw根本没有理由去当舞娘,律师所的工作就够她忙得了,而且自己待她不薄,暗自掏腰包将她的工资提高到老员工的水平,一个人吃一个人喝,她又怎么会去当舞娘呢?

 

由于从酒会回到家已经凌晨两点了,所以今天她就没有回公司了,在家里好好休息,睡完一觉后已经到了下午三点,于是她干脆休息一天,果然人一旦空闲了,想得事情也就多了起来

 

在家里左坐坐不是,右坐坐不爽,脑海里总想起Hooper的那句不屑,后面她越想越不对劲,结合Shaw这些天的表现,还有她总是一幅精神萎靡的模样,她不禁产生了怀疑

 

为了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,她决定亲自弄个明白,她把车子开到公司,等Shaw一出公司门后便尾随其后,跟着Shaw一路转地铁转车,转得她晕头转向的,差点没跟丢,而且Shaw好像也魂不守舍一样,坐过了好几个站

 

辗转了一个多小时,好不容易来到了目的地,她看着Shaw从酒吧的后门进去了,她也想跟过去,但是保安却将她挡在了门外,于是她只好在酒吧里等着

 

Root低头看了下腕表,现在都将近十二点了,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兴奋,后面不知道是谁吹了一声口哨,紧接着酒吧里就响起了激荡的音乐,五光十色的灯光打落在每个人的身上,所有人都向酒吧中央围去

 

酒吧的中央是一个圆形舞台,不消一会,一根银色的钢管缓缓地从舞台中央伸了出来,又是几声尖锐的口哨声,所有人的血液因为即将到来的火热场面而沸腾起来,舞台中间灯光暧昧地变得暗,紧接着喷出一团白色水雾

 

Shaw跟Nat对视一眼后便走到了升降台上,升降台将她带到了舞台正中,等停稳后,烟雾也尽数消散,妖娆的音乐像是算好了时间一般,等水雾刚一散去,音乐就奏起,Shaw拨弄着秀发,开始施展着浑身的魔力

 

Root目瞪口呆地看着舞台上的那个人,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,但是仍然被这一幕整得头脑发昏,尤其看到Shaw靠着钢管缓缓下蹲,双手将双腿慢慢打开,那条短的都不能再短的齐逼小短裤压迫着自己的视觉神经

 

酒吧里面的人被Shaw撩得情绪高昂,Nat就在群情汹涌之时,在Shaw的身后出现,每走一步就脱一件衣服,将气氛推上了极点,Nat很有经验,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场面火辣起来,她双臂缠上Shaw的腰间,随着乐点慢慢往下摸去

 

老板想要她们创新一点,所以她跟Shaw在后台商量过了,决定加大彼此间的肢体接触,或者还可以来个法式湿吻什么的,不过Shaw却一口回绝了这个妙点子,现在看来,即便是这些擦边球的暧昧行为,台下的观众都很受用

 

Shaw忍着将放在自己臀部上的手甩开,那瞬间她很后悔答应Nat所谓的建议,不过更让她后悔和难堪的是,她竟然在这里看到了Root,她看到了Root眼里的不解和震惊,但更多的是受伤

 

Root压着心中腾起的怒火,一言不发地看着Shaw,手里紧紧地捏住酒杯,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后便愤然离开了酒吧,Shaw看到Root消失的身影,整个心都提了起来,她在Nat的耳边耳语几句

 

Nat虽然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,不过看到Shaw眼里的哀求,心头一软便依了她,让她趁着下一波音乐声结束之际离开舞台

 

Shaw下了舞台后,匆匆地拿着一件外套穿上,然后跑出酒吧找Root,幸好Root这次没有开车来,Shaw很快就在街头的拐角处发现她的身影,于是赶紧跑过去

 

可是等到她跑过去后,Root的身影又不见了,她焦急地四处张望,直到有人将自己拉进了酒吧后方的小巷里,借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,Shaw终于看清楚那人的面孔

 

“Root”Shaw气喘吁吁地喊着Root的名字,悬着的心顿时稍稍放下

 

“为什么要做这些”Root的棕眸深不见底地看着Shaw,从语气里听不出是愤怒还是其他情绪,只是直视着Shaw

 

Shaw顿了顿,低声开口道“你不明白”

 

“我想要明白!”Root不允许她再这样敷衍着自己

 

Shaw眼眸低垂,Root也没有催促她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过了一会后,Shaw像是做好了坦白一切的决定,她张了张嘴,最后开口道“我爸妈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就离婚了,我跟了妈妈,还有我妹妹”

 

“我妈妈很艰难地将我们抚养大,读大学那会我申请了贷款,现在我有能力出来工作,我希望能够多赚点钱,把这些钱全部还掉,然后把妈妈接回来这里住”Shaw从来没有把心中的想法说给其他人听

 

就连母亲也没说过,一方面她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,已经有能力去面对这一切,另一方面,她不希望母亲对她有愧疚感

 

Root有些心疼地看着Shaw,这么一个小人儿,心思竟然如此细腻,当她的家人一定很幸福

 

“你妹妹多大了?”

 

“十六,还在老家读高中”Shaw别过脸去,她不想看到Root眼里的情绪,她不喜欢别人可怜自己

 

“你一定很累”Shaw眼底下的黑眼圈十分明显,这才来美国多久了,好好的一个人被金钱压榨成这样

 

“你不用可怜我”Shaw倔强地看向Root,虽然她穷,但是她相信自己有能力改变这一切

 

“我没有可怜你”Root说得很认真,若是真的要给自己的心疼加一个定义,她想她对Shaw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她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她过去的影子,尽管彼此的人生历程不一样,但是那股倔强和不服输,却是出奇的像似

 

“事实上,我要提供一份更加优渥的兼职给你”

 

“比当舞娘还赚钱?”

 

“嗯,包吃住,还提供住所”Root点了点头,“

 

“是做什么的?”Shaw怎么也想不出这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

 

“来我家当佣人”Root话音刚落,Shaw脸色就变了,她以为Root是在奚落自己,在开自己的玩笑

 

“嘿,我是说真的,我需要你”Root拉着转身就要走的Shaw,将她扳回到自己跟前,与其让Shaw当舞娘赚钱,倒不如到自己家里去,况且她一个人住这么大的一间房子也没意思

 

Shaw思潮翻涌,看Root的语气不像是跟自己开玩笑,于是她也认真地想了一下,如果自己到Root的家里去住,那岂不是省了房租,而且那片小区治安还超好呢

 

“一个月多少钱?”

 

“你在律师所的一半”一听这话,Shaw眼睛就亮了,脑海里快速地打着小算盘,按Root的提价,不消一年,自己的贷款就会还清,可能还会有小金库

 

“怎样?”Root明知故问,她看到Shaw那表情就知道Shaw肯定会答应

 

“成交!”Shaw生怕Root反口,当即就答应了下来

 

当晚她就跟酒吧里的老板辞职了,虽然老板想要挽留,但是鉴于Shaw的坚持,自己也只好作罢,倒是Nat有些不舍得,毕竟自己看着顺眼的没几个人

 

第二天一下班,Root就载着Shaw全部家当回到自己的高级公寓

 

“所以你那天在酒会就是打给她”Root跟着Shaw的身后,像一条尾巴一样

 

“是的”Shaw将自己的为数不多的行李都搬到了Root的公寓,虽然不多,但也累得够呛的了,Root是自己老板,不帮手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在自己最忙碌的时候追问着事情就有些恼人了

 

“那她……”Root还想继续问下去,只是看到Shaw幽幽地看着自己,到嘴边的问题也自动吞回到肚子里,什么眼神嘛,自己这不是在关心她吗,要是她被坏人带坏了自己怎么向母亲交代

 

“这里有吃的吗?”忙乎了一整晚,现在肚子有些饿,打开Root的冰箱后,她发现里面基本空无一物,简直就是摆设一样

 

“我很少在家里煮饭”Root有些不好意思,她并不会煮饭,所以家里就没有什么储备,每次母亲过来都是买一大堆食材

 

“要不叫个披萨”Root提议道,Shaw耸了耸肩,这也没办法了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

 

在等待披萨的时间里,Shaw去洗澡,Root则思寻着哪天将冰箱里塞满东西,等两人都洗完澡后,披萨才姗姗来迟

 

没有了酒吧的工作后,Shaw整个人都轻松许多,她拿着一块披萨愉悦地吃了起来,Root原本食量就少,但是看到Shaw吃得那么开心,自己也跟着吃起来,有人陪伴,东西也会更好吃,自己也记不得有多少年没跟其他人这般无拘无束的开怀大吃

 

“你是老板,等我来帮你”吃完披萨后,Shaw十分自觉地收拾起桌面上的物品,而且还十分谄媚地拿着着纸巾帮Root擦手,当然这其中多少也带着点玩笑的成分

 

只是Shaw的手触碰到自己的手时,Root能感受到自己脸颊麻麻的,而且看着Shaw跪在沙发上替自己擦手的模样,心里头最柔软的部分好似被人轻轻一戳,带着陌生又熟悉的悸动

 

“对了,新的床垫还没送到”

 

Shaw闻言抬头看着Root,四目相对,Root的眼神有些闪烁,轻声地将下半句说了出来“今晚你就跟我一起睡吧”

评论(57)
热度(130)
  1. 佚名啊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
Primero comemos, entonces lo demás.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