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风大侠

坏律师 第十七章 (终章)

日子很快就到了重审的这天,曼哈顿高等法院外聚集了一大帮媒体,有些媒体甚至从昨天晚上就已经在外面安营扎寨,曼哈顿法院这边也不得不向警局提出增援,警员在法院外围拉起了警戒线

 

相比于法院外面的热闹,法院内部倒也十分安静,Root坐在厕所的一个隔间内,闭上眼睛冥想着,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庭审,她的内心毫无波澜,甚至可以说,这天是她这两个月来内心最平静的一天

 

事实上,Hubert的这件案子在她脑海里已经过了无数遍,所有的细枝末节她都考虑在内,包括辩方律师可能会提出的哪些问题,她心中都有底

 

每次上庭,她都给客户一份详细的提问清单,告诉客户什么可以讲,什么可以避重就轻,她觉得自己之所以能百战百胜,首要的一个条件,她真的享受当律师的每一分一秒,她把这份热情融入到她的骨髓里头

 

但是在今天,她没有任何享受唇枪舌剑的期待,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局外人,漠不关心地看着这场闹剧,甚至在新闻里看到自己的模样,她都感受不到任何感觉,仿佛被人群拉扯的那个女人并不是自己,而是一个陌生人

 

直到Shaw留下来的那天晚上,她才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,那一瞬间她感到无比的心安,只是隔天看到身旁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,她的心就像缺了一个口,缺口慢慢变大,在不温不火的日子里吞噬着自己的所有情绪

 

距离开庭十五分钟,人群鱼贯而入在相应的位置就坐,坐在席位上的助理不时转过头往外望,眼眸里有些焦急,直到看见人群里面一个高挑的身影,眼眸里的焦急这才变成安心

 

等相关人员都到齐后,法官缓缓入场,抬手间法槌敲落,Shaw透过人群看向被告方的席位,Root就坐在前面,身旁还坐着Hubert,在公诉方律师作发言时,Hubert满脸不屑,甚至在桌子地下偷偷地对法官竖起中指

 

看到这一幕,Shaw心里更不是滋味,今天就是她离开美国的日子,她已经定好回伊朗的机票,原本她打算早早去机场候机,但是最后还是让计程车将自己送到了这里,自己第一次遇见Root就是在法院,只是当时没想到,自己也要在法院这里与Root告别了

 

她没打算让Root看见自己,事实上,道别越简单越好,来这里其实也是以毒攻毒,就让今天的这一场官司,彻底地了断她心中的念想,好让自己放下在美国的一切,重新开始生活

 

等公诉方发言完后,Root从容不迫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她向法官微微点头示意,Shaw听着Root那抑扬顿挫的声音,声音虽不大,却铿锵有力,每句话都是精心设计好的台词,Root就像是一个演技精湛的演员,将每句台词都发挥到恰如其分

 

公诉方是个年轻的律师,在未上庭之前就已经了解到Root是他这次的对手,只不过他初生牛犊不怕虎,觉得外界将Root神化了,说到底就是一个律师,即便对方再厉害,也抵不过警方提供的有力证据

 

只不过Root一开口,他心中不由凉了半截,额头上也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,即便法庭内有空调,但是他仍然感到虚汗直冒,这女人好生厉害,毫不费力地旁征博引,大脑里仿佛装有了万卷书册,把自己说得一愣一愣的,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,对方就已经结束了

 

Root不疾不徐地等待着公诉方的反驳,只是对方显得有些手忙脚乱,Root心中有些了然,这一次司法部还挺聪明的,将一名新人推上来跟自己打官司,假如打输了,可以对外推卸责任说是新人经验不够,打赢了还能给自己长面子,当然啦,打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

 

说到底,这件案子两方都占不了便宜,要不是Lois的死轰动了整个美国,司法部也不会迫于舆论的压力来翻案,他们可不是那种吃饱了撑着的人,加上司法部之前吃过自己几次亏,上道的律师肯定不会接这个烫手山芋

 

Hubert按照Root教他的应对方式,无论公诉方提出什么样的问题,他一概对答如流,看着公诉方的脸被自己的话憋得通红,Hubert内心感到十分爽快,对身旁坐着的这位漂亮女人更感兴趣

 

庭审进行到了将近四十分钟,陪审员低头在纸上书写着,Root凿凿有据地为Hubert开脱罪名,Root每说一句,Shaw的心就越痛一分,那种连根拔起的揪心让她难以呼吸,但是心越痛,自己就更容易把Root忘记

 

“我方陈述完毕”Root颔首示意,眼里没有过多的情绪,她知道自己要赢了,这是她预想之中,只不过当她回座位时,她对上了旁听席上的一个视线

 

Shaw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,要是没有看见Root的眼睛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被对方伤害得那么重,那双漂亮的棕眸里没有一丝内疚,没有一丝不安,泰然得就如同局外人一般,甚至比局外人还要冷漠

 

她以为自己能坚持到最后,但是对上Root那双冷眸后,Shaw觉得自己再也待不下去,Root愕然地看着Shaw离去的身影,原本毫无情绪的眼眸泛起了一丝慌张,心里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

 

那种恐惧来源于Shaw最后看向她的那个眼神,Shaw的眼里不再是失望,而是放弃,她放弃了自己,在那瞬间,Root有一种感觉,她感觉到自己再也见不到Shaw了

 

恐惧感就像是一根藤蔓一样,自脚跟一直往上将自己紧紧的包围,使自己动弹不得,时间仿佛就停留在Shaw离开的那一刻,Root像是被定住了一样,恍惚地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

 

“Ms.Groves”助理低声提醒道,法庭里的人面面厮觑,坐在旁听席的Davy更是轻皱眉头,只不过Root很快就从恍惚中回过神来

 

助理从未看到过Ms.Groves脆弱的一面,但是就在刚刚那瞬间,她似乎看到了Ms.Groves眼里那一闪而过的脆弱,但很快又消失了

 

各位乘客请注意,十五点三十分开往伊朗的航班即将开出,请未登机的乘客在J登机口处登机……

 

坐在飞机上的Shaw看向窗外,辗转了半年,终于还是要回伊朗,Shaw转过头看着过道里那几个笑得欢快的孩子,看来这些孩子是第一次乘飞机,对飞机上的所有物品都好奇的很,看着小孩脸上的笑意,心头的离愁别绪也有些缓下来

 

所有乘客终于上齐了,看着渐渐变小的楼房,Shaw微微垂眸,将遮光板拉了下来,坐在附近的那几个孩子好奇地趴在窗户往外看,不时还发出咯咯的笑声,Shaw此时有些庆幸自己身边坐的是一个成年人

 

等飞机平稳后,Shaw给自己要了张毛毯,她打算好好睡一觉,毕竟从曼哈顿飞去伊朗可是要十多个小时,Shaw扫了眼旁边,对方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电视节目,耳边还不时传来那群小孩的笑声

 

Shaw闭上眼眸随手将耳机戴上,丝毫没有留意到电视里正插播着一条爆炸性的新闻——Hubert案子败诉,当庭被判终身监禁,看到这一则新闻的乘客都十分诧异,除却熟睡中的Shaw

 

等Shaw知道这条新闻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,而且还是通过她的导师口中得知

 

“她应该是能打赢这场官司的,只是不知道为何临时变卦”导师将热茶倒到Shaw的杯子里,在自己的教学生涯里,Shaw跟Root是他最看好的,只不过Root最后的选择,唉,导师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声

 

“临时变卦?!”Shaw呼吸一窒,眼睛紧紧地看着导师,自己回来伊朗后就没有再去关注那边的消息,这番探望导师,没想到会从导师口中听到那件案子

 

“听说是要维持原判的,但是Root在最后竟然放弃了,后面……”

 

Shaw愣愣地接受着这个如雷轰顶的消息,导师往后的话她再也听不进去,她匆匆地告别了导师,现在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回美国!

 

等回到家里,Shaw发现母亲正偷偷拭泪,大惊之下一问,才发现远在美国的Jane阿姨给她来电了,说Root现在被拘留,面临着起诉,说到情动之处,母亲潸然泪下,用万箭穿心来形容Shaw现在的心情也不为过

 

Root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,眼里没有一丝害怕,以前自己总是很害怕输官司,所以她对自己要求很高,力求做到尽善尽美,但是那天自己输了那场官司,她心里忽然很想笑,而事实上,她当时真的笑了

 

原来输官司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,回想起那天,Hubert一边用最恶毒的话语咒骂着自己,一边被狱警拉走,她平生头一回觉得那些谩骂竟然是那么好听,尤其是看到对方如大祸临头般的表情

 

而且破天荒的是,旁听席里的所有人竟然站起来为自己鼓掌,最后那个公诉方律师也走过来要跟自己握手,还说什么“这一次就算打平”,她真的很想笑,明明她就是输了,但是为什么她却比赢了更开心,连助理都抱着她哭了起来

 

法律不是儿戏,自己做那个决定不是头脑发热,她也预料到有今日这一幕,想到这里,Root抬起头看着自己身处的小房间,进出警局无数次了,但是没想到这次竟然不是为了客户而来,

 

Root自嘲般地撇了撇嘴,像自己这般优哉游哉地坐着,真是没有一点作为犯人的自觉,看来她真的很适合当坏人

 

“Samantha Groves,你可以走了”一名警员走了进来,将Root手上的镣铐给解开

 

“走了?”Root挑了挑眉,自己犯下这么大的事,拘留还不够三十六小时就可以走了?!

 

“再不走你的律师就要将这里给拆了”警员没好气地收起了镣铐,真是倒霉,每当他值班就要遇上这些难搞的人

 

我的律师?!

 

Root被警员的话弄得一头雾水,她哪来的律师,正当她满腹疑问时,一把熟悉的声音解释了她所有的疑问

 

“好啊,你们竟然还给拷上了,你知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”Shaw气愤地怒瞪着警员,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在记录着,每一笔写得是那么用力,每一划写得是那么认真,警员没好气地摇了摇头,不打算再跟她纠缠下去,

 

Shaw握住笔的手十分用力,眼眸专注地看着小本子,脑海里将自己想到的都写了下来,只是写出来的字都像蚯蚓一样,Shaw不得不加大力度握紧手中的笔

 

Root小心翼翼地覆上了Shaw因为力度过大而颤抖不已的手,棕色的眼眸里倒映着Shaw写下的内容,除却一些歪歪扭扭的笔画外,满纸都是写满了自己的名字

 

Root顿时感到心脏像被人狠狠揪住一般,痛得她都不能呼吸,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音,就好像有一股气顶住了气门,不上不下地让她十分难受,难受得眼泪都掉了下来

 

轻轻的一句Sameen,Root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出了音,但是那声沙哑的轻唤,让她都怀疑是不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

 

“你……”Root很想问Shaw为什么会回来找她,现在的她十分落魄,也给不了她任何的庇护,她应该离自己远远的,沾上她等于沾上了坏名声

 

“成为一名律师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一直低头不语地Shaw忽然抬起头,黑眸直勾勾地看着Root

 

Root不懂Shaw为什么这么问,只是Shaw也不管她回不回答,径直地答道“是耐心”

 

“你要有足够的耐心去迎合客户的需求,也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翻阅所有卷宗,但是仅凭这些是不够的,你想要客户找上你,你必须要打响第一场战役,如果你只是满足于处理劳动纠纷,那么你这辈子就只能跟劳动者打交道,没有一个大客户会找一个默默无闻的律师来打官司”

 

Shaw一字一句地将Root当初说过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,Root被她这一番话堵得说不出话来,心中更是颤抖不已,视线已经被倾涌而出的眼泪被模糊,她从没想过Shaw会把她说话都记在心里

 

“我要做你的辩护律师”Shaw眼神坚定地看着Root

 

“你不是个好律师么,我可是个坏人”Root咬了咬唇,她实在是太讨厌Shaw了,每次自己见到她都哭个不停,心中不禁生气自己竟然变得那么情绪化,又气Shaw让她那么容易落泪

 

Shaw看到Root哭得那般凄惨,心痛地用袖子将Root的眼泪拭去,只是Root不依不挠地看着她,势要她说出个所以然来,搞得她十分为难

 

看着Shaw扭扭捏捏的模样,Root生气地嘟了嘟嘴,既然对方都看到自己最糗的那一面,那么她也不用再掩饰什么了,Shaw看执拗不过对方,只好弃械投降

 

“我是你的坏律师”

 

听着Shaw用蚊子般细的声音说出这句话,Root顿时破涕为笑,但是眼泪很快又侵袭而来,气得她一把拉过Shaw,在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

————

终于写完了!码了这么多章,最满意就是这章了!

感谢一路同行的读者,比心

半个多月下来,洋洋洒洒写了7万字,实属不容易,我爱我自己!

喜欢这系列的你们举起双手好吗?让我看看你们!

下个系列打算写个好人系列

最后,如果喜欢看走心系列的迷妹,强烈推荐你们看粽子翻译的《人鱼根》

评论(76)
热度(185)
  1. 佚名啊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
Primero comemos, entonces lo demás.

关注的博客